主页 > 搪瓷 >

珐琅碗里的蜜意

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

  前几天爬梯登高清理厨房吊柜,在盆碗间发现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纸箱,这是啥东西?愣了一下,倏地想起纸箱里装的是什么了。打开小纸箱,是一只黄色带把手的搪瓷碗,掉了两块瓷的地方已锈迹斑斑。搪瓷碗分量很轻,但拿在手里沉甸甸的。碗上面的印记已模糊不清,但看着看着,思绪把我带到了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

  那是40多年前,盛夏的午后,在丰润火车站,刚满20岁的我与被地震砸伤的母亲一起,被亲人解放军抬入车厢。列车经几天几夜的疾驶,把我们带到了安徽省阜阳市。我和母亲在此疗伤半年有余,后来被砸伤的父亲也从其他地方转院到此疗伤。

  永远忘不了那个漆黑的夜晚,天下着蒙蒙细雨,是淳朴善良的阜阳人民冒雨把我们从列车上小心翼翼用担架抬下。尽管站台上灯光昏暗,但我们的心中却无比敞亮,终于不再担心伤痛的折磨,终于有了一个安身之所。

  我和母亲及一部分伤员被安排到了阜阳市第二中学,先由支援阜阳的上海医疗队的军医和当地医生对我们进行了检查,接着护理人员开始对我们进行卫生清理,并换上干净整洁的服装,给每人购买了生活日用品,上到被褥、蚊帐、内外衣裤,下到洗漱用具、碗筷调羹、手纸辫绳、针头线脑,一应俱全,感动得大家热泪盈眶,真有一种到家的感觉。当然了,最常用的,还是这一日三餐都离不开的黄色搪瓷碗。搪瓷碗有一个把手,碗的外面印着“人定胜天”几个红字。这搪瓷碗除了一日三餐用它,另一个功能就是每天用它喝水。

  负责对我们母女伤情进行跟踪治疗的是从上海来的曹姓军医。他四十来岁,穿着白大褂,带着一副茶色框的近视眼镜,个头不高,微胖,头发有些稀疏。他不大爱说话,但平常见到我们总是笑眯眯的,特别和蔼可亲。他不仅给我们治疗,还经常用放在床头的搪瓷碗倒上开水,等水微凉,看着我把药吃下,再三叮嘱一些注意事项后才离开。

  护理我们的是一名从农村抽调的女赤脚医生。她年长我一岁,姓王,我称她为王姐。我们俩很合得来,她对我们照顾有加,帮我们洗衣、洗头、洗脸、洗脚。特别是刚到时,我因为震后好多天没有解大便,肚子胀得鼓鼓的,非常难受,灌肠后仍没有效果,她不嫌脏和臭,坚持用手给我往外掏大便,令我非常感动。为了防止我便秘,她每天用搪瓷碗倒上开水,放在床头晾着,叮嘱我多喝水,排毒去火。

  在阜阳养伤期间,阜阳宣传部40多岁的白镜清大叔、阜阳粮食局的杜大哥和阜阳二中的张大哥,经常去看望我们。白镜清大叔在宣传部工作,知道我爱看书,每次去时除了带吃的,还会给我带几本书,比如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《红岩》《彷徨》《呐喊》等。杜大哥和张大哥每次都是一起来,每次都带来好吃的,并将好吃的放在床头的搪瓷碗里。

  当年的12月,我基本痊愈,回到了唐山。临别时,为减轻负重,除了必带的物品外,好多东西都丢弃了,但这只字迹模糊还掉了两块瓷的搪瓷碗,我却带回了家。

  40多年过去了,我成家立业,结婚生子,从青春年少走到了花甲。虽多次搬家,丢弃了不少旧物品,家里盆碗换了一批又一批,但始终把这个搪瓷碗当作宝贝一样珍藏。因为它记载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,它承载了阜阳人民对唐山人的深情厚谊。

本站文章于2019-11-25 03:27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珐琅碗里的蜜意
已点赞:105 +1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

关于我们
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品牌介绍
  • 诚聘英才
  • 联系我们

学生/家长

  • 帮我选学校
  • 帮我选专业
  • 投诉/建议

教育机构

  • 如何合作
  • 联系方式

其他

  • 投稿合作
  • 权利声明
  • 法律声明
  • 隐私条款
全国统一客服电话
4006-023-900
周一至周六 09:00-17:00 接听
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
扫描访问手机版